危重患者 死亡,医院无过错竟也成被告!还好法院这样判……

患者男,65岁,因活动后胸闷、气短而就诊。既往体健,无颅脑外伤及受撞击史。按照心衰治疗后症状减轻,生活可以自理,故而这天上午十点钟左右,患者家属离开病房回家办事。患者躺在床上休息,之后睡着了。中午患者睡醒了,他的邻床问他,你得的什么病啊?为什么住院住这么久啊?他回答不上来。后来手机在响,但是他不知道去接,经邻床患者提醒,才知道接电话,与家属通话中,他表示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住到医院来了,要求家属快点把自己接回家。然后同病房患者的家属过来叫值班医师去看,我就去看了。患者不能回忆入院前的症状(大约是半个月以前发生心衰,入院已治疗一周),不能回忆来医院就诊这件事

原标题:危重患者 死亡,医院无过错竟也成被告!还好法院这样判……

导读:如此危重的患者,很多基层医院是不敢收的,因为水平有限,达不到家属的要求!而大医院的床位都给了那些有救治价值的患者,姑息治疗会转下级医院!还有些患者预后明摆极差,并且与前面就诊医院诊疗过失有关,涉嫌医疗纠纷的患者哪家敢收。

作者:刘严 梁雨

来源:“医脉通”微信号(ID:medlive)

很多危重患者,特别是处于终末期时,患者家属奔走多家医院找床,但大多数会一床难求。三甲医院住不进去,二甲医院不敢收,为什么这么难?看了下面的案例,你可能会从中得到答案。

案例回顾

80后夫妻的儿子王某,2014年开始出现反复发热、肝脾肿大等症状,曾经到郑州儿童医院、北京儿童医院、解放军302医院、北京协和医院等多家医院就诊,被诊断为“噬血细胞综合征”。

2015年9月,患儿在被诊断2个月后,入住北京市某三甲医院治疗,入院诊断为“噬血细胞综合征,其他诊断为EB病毒感染、肺部感染、贫血压等”。入院后,完善相关检查,患儿开始接受化学治疗,并接受水化、碱化、抑酸、止吐、保肝、抗感染及营养支持治疗。

在化疗中患儿出现一过性全身不适、血压升高、心率加快、胸前区不适,停用药物,并给予对症治疗后,心率和血压恢复,症状逐渐改善。后继续小剂量给予化疗药物,缓慢加量,患儿在夜间出现发热,考虑与药物相关可能性大。患儿后持续高热、肝功能及凝血功能恶化,继而出现血压降低、心率增快,血氧下降,经抢救无效,临床死亡。

患儿父母认为,患儿在开始化疗前一般情况良好,开始用药后就出现恶心、厌食的症状,用药第3天出现呼吸困难、胸痛等不适,值班医生告知可能是化疗药物引起的,仅给予退热、止痛药物治疗。在用药第4天患儿病情加重,次日凌晨患儿家属被告知患儿已死亡,可能为肺栓塞导致。

患儿父母认为医方在诊疗过程中不负责任,在患儿病情出现变化及加重的情况下,未能给患儿及时的诊断和治疗,因此将其诉至法院要求各项赔偿20余万元。

医方认为,患儿自身疾病复杂凶险,患儿去世是自身疾病导致,诊疗行为没有过错,与患儿最终的死亡后果无因果关系,因此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委托司法鉴定中心对患儿进行尸检,并且对本案进行医疗过错司法鉴定。鉴定意见书指出:尸检证实,患儿因为噬血细胞综合征并发心肺大面积出血死亡;出血原因考虑为组织细胞侵蚀、血小板减少、凝血功能障碍,患儿死亡符合其自身疾病发展及临床转归。

对于医方的诊疗行为,鉴定专家评价如下:

1.根据患儿临床表现及实验室检查,医方给出的噬血细胞综合征、慢性活动性EB病毒感染的诊断明确。

2.EBV相关噬血细胞综合征病情凶险、病死率高,造血干细移植是治疗的方法之一。医方的治疗方案选择符合诊疗常规,无禁忌证。医方开始治疗前已签署知情同意书,履行了告知义务。

3.因疾病的发展、治疗所用的药物等原因,致患儿肝功能异常、血小板减少、凝血功能障碍,医方监测患者病情,及时进行保肝、输血、补充纤维蛋白原预防出血等对症支持治疗,符合诊疗常规。

4.造血干细胞移植中预处理应用的药物主要清除患儿体内的淋巴细施,破坏其免疫功能是保障移植成功的重要一环。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方案启动后,应按照制定的治疗计划规律用药。用药期间医方对患儿出现的病情变化及时予以对症治疗,医方的行为不违反诊疗原则。

综上所述,医方在诊疗过程中不存在过错。法院对患者家属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噬血综合征,这种疾病有多可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