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膛手杰克”是谁?更有力的DNA证明?

一项基因分析宣称找到“开膛手杰克”

图片 1

本报讯
法医学家日前表示,他们终于查明了“开膛手杰克”的身份。一个多世纪前,这个臭名昭著的连环杀手在英国伦敦街头制造了一系列恐怖案件。上周公布的基因检测结果表明,23岁的波兰理发师Aaron
Kosminski便是“开膛手杰克”,他同时也是当时警方的主要嫌疑人。但批评人士认为,这些证据并不足以宣布结案。

就在本月,英国一组法医学家表示,他们终于查明了开膛手杰克的身份。一个多世纪前,臭名昭著的连环杀手杰克在伦敦街头制造了恐怖袭击。最新公布的基因检测结果指向了23岁的波兰理发师亚伦·科斯明斯基(Aaron
Kosminski),也就是当时警方所怀疑的头号嫌疑人。但批评人士说,证据不足以宣布此案结案。

新的调查结果来自于对一条披肩的法医检验。调查人员称,这条披肩是1888年在Catherine
Eddowes被肢解的尸体旁发现的,后者是“开膛手杰克”的第四名受害者。披肩上的斑点据称是血迹和精液的混合物,而精液据信是由凶手留下的。伦敦另外4名女性也在3个月中相继被谋杀,而罪犯的身份一直没有得到确认。

调查结果来自于对一条染色丝巾的法医检验。调查人员称,这条丝巾是1888年在凯瑟琳·埃德斯(Catherine
Eddowes)残破的尸体旁发现的。披肩上的斑点据称是血迹和精液,而精液据信是凶手留下的。伦敦还有另外四名女性也在三个月中被谋杀,而罪犯的身份一直没有得到证实。

这并不是Kosminski第一次与犯罪联系在一起。但这是支持DNA证据的研究成果第一次被发表在一本同行评议期刊上。

这不是科斯敏斯基第一次被与犯罪联系在一起。但DNA检测的证据被发表在同行评议的期刊上还是首次。几年前,英国利物浦约翰摩尔大学的生化学家Jari
Louhelainen对披肩样品进行了第一次基因测试,但他说他想等到争议平息后再提交结果。在2014年出版的一本名为《开膛手杰克》的书中,作者罗素·爱德华兹用未发表的测试结果来确定科斯明斯基就是凶手。但遗传学家当时抱怨说,由于无法获得披肩基因样本分析的技术细节,无法对这些说法进行评估。

几年前,利物浦市约翰·摩尔斯大学生化学家Jari
Louhelainen对披肩样品进行了第一次基因测试,但他说自己想等到争议平息后再提交该研究结果。

而这次最新发表的新论文在一定程度上进行了更为详细的阐述。英国利兹大学(University
of Leeds)生殖和精子专家戴维·米勒(David
Miller)和他的同事称,这是“迄今为止对开膛手杰克谋杀案最系统、最先进的基因分析”,他们描述了从披肩中提取和放大DNA的过程。这些测试比较了从披肩中提取的线粒体DNA片段(只从母亲那里遗传的DNA)和从“开膛手杰克”以及受害者埃德斯的后代身上提取的样本。而其中提取的DNA就与科斯明斯基的一位在世亲属的DNA有所匹配。

在2014年出版的一本名为《开膛手杰克》的书中,作者Russell
Edwards曾利用尚未发表的基因测试结果确认Kosminski就是凶手。Edwards在2007年购买了这条披肩并将其赠与Louhelainen。

然后还是有人提出质疑。关于DNA样本之间识别和比较的特定遗传变异的关键细节没有包含在论文中。作者在他们的论文中说,英国旨在保护个人隐私的《数据保护法》(Data
Protection
Act)禁止他们公布埃德斯和科斯明斯基在世亲属的基因序列。他们说,论文中的图表对非科学家来说更容易理解,尤其是“那些对真正的犯罪感兴趣的人”。

然而遗传学家当时抱怨说,由于几乎没有关于披肩基因样本分析的任何技术细节,因此无法对这些说法进行评估。

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医科大学法律医学研究所的法医学家Walther
Parson说,线粒体DNA序列不会对隐私构成威胁,作者应该把它们包括在论文中。否则读者无法判断结果。

新的论文在一定程度上阐述了这一结论。Louhelainen及其同事、利兹大学生殖和精子专家David
Miller表示,这是“迄今为止对‘开膛手杰克’谋杀案进行的最系统、最先进的基因分析”,他们描述了从披肩中提取和放大脱氧核糖核酸的过程。

同样在因斯布鲁克工作的线粒体DNA专家Hansi
Weissensteiner也对线粒体DNA分析提出异议。他说,线粒体DNA分析只能可靠地证明人类或两个DNA样本之间没有关联。换句话说“根据线粒体DNA,我们只能排除嫌疑人。披肩上的线粒体DNA可能来自科斯明斯基,但也可能来自当时居住在伦敦的数千人。

这些测试比较了从披肩中提取的线粒体DNA片段(从母亲那里遗传的一部分DNA)与从Eddowes和Kosminski的后代身上提取的DNA样本。研究人员在3月12日出版的《法医科学杂志》上总结说,这些DNA与Kosminski的一位在世亲属的DNA相匹配。

还有其他批评者指出,没有证据表明披肩曾经出现在犯罪现场。他们说,这些年来,它也可能受到污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