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试点门诊只看病、不卖药

核心阅读

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次会议时发表重要讲话强调,推出一批能叫得响、立得住、群众认可的硬招实招,处理好改革「最先一公里」和「最后一公里」的关系,突破「中梗阻」,防止不作为,把改革方案的含金量充分展示出来,让人民群众有更多获得感。在各项改革中,医疗改革关乎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又涉及到医院的正常运营和医务人员的收入水平,因此挑战巨大。

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要求推进医药分开。《意见》提出,门诊患者可以自主选择在医疗机构或零售药店购药,医疗机构不得限制门诊患者凭处方到零售药店购药。具备条件的可探索将门诊药房从医疗机构剥离。

近年来,广东在医改方面接连取得突破,继县级医院实施取消 15%
药品加成以后,又在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实现了「医药分家」,逐渐变革「以药补医」机制,老百姓看病贵的问题有所好转,从医改中获得实惠。但是,下一步医改还要面对医院服务收费改革等多重考验。

医院不卖药了,此举有几大好处:减少患者排队拿药的时间,市场上的药店互相竞争促进药价降低,减少医生通过滥开药品吃回扣。

破除「以药补医」机制

元宵节后,广州市民何小姐来到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看病,在手机上用支付宝缴完药费后,拿着处方单的她却满医院找不到药房,最后被告知该院自
2 月 8
日起,就将成人门诊药房移出了院外。在医院附近一家名为「大众医药妇儿中心店」的药店,她在店员指引下在自助机报到后,不到
5 分钟就拿到了自己的药。

「医药分家」是指医院只负责看病开药方,但无权卖药,更无权指定患者在哪个药房抓药,患者可拿着医生开的处方到医院以外的药店买药。多个国家的实践显示,这种架构能够消除医疗体系内的利益纠葛,避免医生为了拿医药代表的药品回扣而滥开某种药物的弊端,相关的「过度检查」「过度医疗」问题也随之得以缓解。

作为广东探索「医药分开」的试点医院,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率先取消门诊药房,让不少像何小姐这样的患者第一次体验了医院看病、药店买药的新鲜感觉。「这措施挺好,既避免了患者排队等药,又有利于减少医生灰色收入。」她感慨。

今年 2 月 9
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提出:「进一步破除以药补医机制。坚持医疗、医保、医药联动,统筹推进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鼓励到零售药店购药等改革,落实政府投入责任,加快建立公立医院补偿新机制。推进医药分开。医疗机构应按药品通用名开具处方,并主动向患者提供处方。门诊患者可以自主选择在医疗机构或零售药店购药,医疗机构不得限制门诊患者凭处方到零售药店购药。具备条件的可探索将门诊药房从医疗机构剥离。」

跑去外面买药折腾吗

广州医院首吃「螃蟹」

药店窗口足、门店多,反而更省时

从今年 2 月 8
日起,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珠江新城院区成人门诊处方患者在院内完成缴费后,患者将不再在医院的药房取药,而是持处方单、诊疗卡步行几分钟到医院对面的大众医药妇儿中心店取药,医院仅保留住院药房、急诊药房。有市民患者反映,改革以后取药和平时在医院内取药相比,时间短了差不多
20 分钟。

事实上,早在 2016 年 12 月 16
日,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和广药集团合作专门设立的大众医药妇儿中心店就已开张试运营,该院也开出了第一张医药分离处方,不过那时候试水的只有妇科门诊。

从此,该院的药房彻底分离到医院外,而医院和药店是两个不同的经营主体,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医药分家。这是「医药分家」政策在广东地区首个正式落地试运行的试点,有望改变「医院看病、药房取药」的传统就诊流程,打破「以药补医」的医院模式。

今年 2 月 8
日起,全部成人门诊处方(包括产科、中医科、成人内科、普通外科、乳腺外科等科室)都需要在药店取药。下一步,该措施还将覆盖儿童药房。「医院仅保留急诊药房和住院药房以及静脉药物的配置,此外还有一些法律规定不允许在药房出售的特殊药物,主要是精神类用药和麻醉类用药。」医院药学部部长陈怡禄介绍。

据悉,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实施「医药分家」的定点合作药店隶属国企广药集团,所供应的药品统一在全省的阳光采购招标平台上采购,药品质量和安全有保障,而且药房与医院实现联网,医院可对药房的发药情况进行监控和追溯。在价格方面,药店实行的是政府最高限价,意味着不会高于此前医院的定价。

推动医药分开,首先是便利患者,改善了就医体验。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门诊量常年居高不下,日门诊量
1.4
万,为了缩短患者就诊等候时间,该院一直致力于信息化建设,患者挂号、支付、报告单查询等多项功能都可以在手机端实现。然而,患者去药房拿药却仍然需要排队苦等,平均候药时间长达二三十分钟,高峰期甚至可能需要一个小时。

未来,该院将与更多医药集团的大量药房联网合作,甚至实现药物邮寄上门服务,极大地方便外地患者。

副院长冯琼表示,药房业务「外置」之后,可以大大缩短患者及家属在院内的等候时间。「我以孕妇或抱着孩子的家长们的缓慢步速测算过,从医院走到药店只需
5 分钟,在那里拿药几乎不需要等待。」如今每天都有 400
多张处方到药店取药,每人取药时间平均约 10 分钟。

能在医院里拿药一站式解决问题也很好

同样是药房变药店,院内到院外,为何效率能提升这么多?原来,过去药房虽然有
10
个左右的取药窗口,但成人、儿童门诊的药都得从这里出,其中儿童门诊又占多数,平均下来可供成人取药的窗口只相当于
3—4 个。

「医药分家」后,公立医院减少了 15% 药品价格加成,收入有所减少。其实从
2015 年开始,广东省 58 个县153 家县级公立医院陆续通过改革取消了 15%
药品加成以破除「以药补医」机制。为维持医院的运营,收入减少的部分 80%
由调整医疗服务价格补偿,10% 由各级财政补助,10%
由医院自行消化;少数地方则是 80% 通过医疗服务价格调整,20% 由财政补贴。

而如今,记者看到,虽然只有一家药店,但开了 8
个窗口,只面向成人。医生的处方开出后,即刻就传输到药店,在患者往药店走的过程中,后者就同时着手配药了。再加之药店使用了更先进的自助报到机,一扫处方上的二维码,就知道该去哪个窗口拿药,做到精准对接。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人民医院院长庄建说:「医药分家之后,医院在药品上不再有加成,在药厂上也没有利益了,这就是形式上的分家了。但另外一个层面,是不是都变成医院没有药房,这个我也还在思考。我个人认为,方便病人的话,能在医院里拿药,给病人提供安全、便捷的服务,价格没有明显差异的前提下,能够一站式解决问题也很好。医生开完处方之后,是到指定药店还是别的药店拿药,药费是由医院代收的话,如何和药店结算,都是不同的性质。还需要看具体情况。」

有人要问:「以后医院的儿童门诊药房也移出来,到那时候不是一样挤吗?」对此,陈怡禄摇摇头,「完全不用担心。」她说,之所以选择与广药集团合作的原因之一,正是看中了它在珠三角地区拥有
60 多家药店,在广州就有 30
多家,不久之后医院合作的药店会越来越多。从一个医院一个药房变成一个医院几十家药店,患者可以随时到就近的药店取药,可望分散人流,避免扎堆。

庄建介绍,目前一个大医院有一两百名药师很正常,患者到医院开药的整个流程涉及挂号人员、保安人员的人工费用,还有药品的储存和损耗等,整个流程的运转都有维护成本。如果取消了药品加成,医院的挂号费可能就需要提高。庄建表示,自己所在的医院会为取消药品加成的政策实施做好准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