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环不再,工程师未来何往

光环不再,工程师未来何往

新华社电
工科学生实践教学严重不足,缺乏综合运用知识解决复杂工程问题能力的培养,缺乏对工业流程的了解……参加全国两会的代表委员们表示,针对当前工程教育存在的实际问题,亟待优化高校工科教师结构、加强校企合作,有效提升工程师培养质量,更好适应我国工业转型升级的迫切需求。

本报记者 陆琦

“《面向创新型国家的工程教育改革研究》课题组对中国工程院院士、高校教师和企业工程技术人员的一项大型调查显示,90%的受调查者认为,影响工程教育质量和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是缺乏具有工程实践背景的师资队伍。”全国政协委员、华东理工大学副校长钱锋院士指出,我国工科教师队伍“非工化”趋向日益增加,工程设计和实践教育严重缺失,这一状况亟待加以扭转。

中国拥有4200多万的工程科技人才队伍,他们书写了“天堑变通途,高峡出平湖”式的历史答卷,描绘出“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的时代画卷。

钱锋建议,政府要完善政策,明确工科教师入职条件;特别要改革工科教师考核评价体系,高校在职称晋升与考核评价体系中,应该实行理工分类评价,对于工科教师不可单纯以论文论高低,更要关注工科教师的科技创新、专利成果在技术转化中对于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贡献因素。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国际工程科技大会上所说,“这是中国开创未来最宝贵的资源”。

此外,一些代表委员指出,目前校企合作从理论上讲是双赢,但存在很多实际困难,诸如师生工程实践的精力和时间、知识产权和专利保护、企业的回报等问题,因而,校企合作名不副实的现象较为普遍存在,这在很大程度上也影响了工程师的培养质量。

不过,一些参加全国两会的代表、委员开始担忧——工程师头衔的光环减弱、青少年向往成为工程师的热情难再,在青年中甚至出现“逃离工科”“挣脱工程师”等现象。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发动机厂维修部门党支部书记徐小平表示:“虽然都叫工程师,但是我们感觉和车间一线脱颖而出的工程技术人员相比,大学工科毕业生往往空有理论不接地气,做出的项目计划有时不那么管用。”

强实业吸引年轻人才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总工会副主席李斌表示:“工科大学生培养往往是从课堂到办公室,浮在表面,学生缺乏充分的动手和体验。”

在不到70年的时间里,中国走完了西方发达国家几百年的工业化之路,这离不开大批工程科技人才的努力。

钱锋、徐小平、李斌等代表委员建议,通过减税等鼓励政策推动企业向高校师生开放工程实践与实训,促使企业更好树立社会责任意识。进一步完善校企合作机制,制定有利于企业高层次科技管理人才到高校任职的政策与制度,也为到企业培训和实践的教师提供相应的保障与支持。

“改革开放初期,听说谁是工程师,大家都竖起大拇指。”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丁烈云为自己选择工科而感到自豪。

但现在很多学工科的毕业生找不到合适工作,现实跟期待存在差距。工科生常常自嘲:“吃不饱但也饿不死,工作好找但工资不高。”

中国科协调查显示,在14个可选职业中,希望子女未来成为工程师的比例仅有17.7%。

“人们对职业生涯的规划都是趋利避害的,哪条路有利于自己的发展,有利于自己过上好的生活,就走哪条路,这是很自然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首席技术专家张锦岚说。

他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们的实体经济没有做大做强。“工科大多跟实体经济挂钩。从我国这几年的经济发展形势来看,实体经济比较吃力。而金融等非实体经济行业虽有泡沫,但个人和行业都得到了实惠。”

“工程科技人才面向工程,只有在实体经济中才能更好发挥作用。”张锦岚说。

多实践弥补认识不足

当前,我国高等工程教育规模已居世界第一。但从质量水平看,我国工程教育培养的人才远不能适应实际需求。不少企业反映,工科生重论文、轻设计、缺实践,存在着到工程实践岗位上不适用、不能用的问题。

如果说科学是发现,技术是发明,那么工程主要是集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